栏目列表

热门标签

E笑】[161011专访]彭于晏:我把自己当做一门生意在经营

  如果没有算错,加上客串,彭于晏今年一共有七部电影上映。从年初的《奔爱》到正在热映的《湄公河行动》,年底还有他参演的由张艺谋执导的《长城》待映。而这也意味着我们几乎在这一整年里都可以在大银幕上看到彭于晏的脸。

  这是一张很有个人风格的脸,棱角分明的轮廓和浓眉大眼,加上颇具个性的下巴和嘴巴,不是目前最流行的韩式花美男小鲜肉类型,比之硬汉腊肉们的长相又柔和了几分,介于两者的模糊地带,却又独具辨识度。

  因为《湄公河行动》定档国庆档期,彭于晏提前一个多礼拜来北京参加了几场电影的映前观影活动。当时还没来得及看完成片的他,在采访时会很认真的问记者,你看了电影吗?觉得怎么样?在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他会露出放心的笑容。

  之后的事实证明,彭于晏不用太担心这部电影,在采访结束的半个月后,也就是电影上映的第九天,《湄公河行动》的票房突破6亿,打破了此前《匆匆那年》5.9亿的票房成绩,成为彭于晏个人最卖座的电影。

  如果把演员们按市场化和利益化来换算作比,现在的彭于晏无疑是一支被多家看好且势头喜人的绩优股。经历过短暂的触底反弹后,在稳步上扬的走势中,快速完成了自我增值,并且已经有能力让市场注意到他释放的积极信号。

  彭于晏已经彻底完成了从男偶像到实力小生、电视咖到电影咖的双线转型。并在这个过程中收割了林超贤、洪金宝、张艺谋、张家辉、梁家辉等众多大佬们的青睐。而在他未来已确定的作品目录上,赫然在列的还有《悟空传》这种大IP,以及以文艺风格偏长的许鞍华作品《明月几时有》。跨越不同类型的作品和风格,不可否认的是彭于晏在电影市场上越来越受到重视。

  大学毕业于商科,彭于晏说他是把自己当作一门生意在经营,步步谨慎靠着口碑走江湖打天下。而他的例子,似乎也证明了,在这个群魔乱舞的时代,“好用”、“耐操”、“努力”等商品功能属性,依然还是很有用,以及它们最终还是会比“好看”、“时髦”、“流行”能够获得更踏实的肯定。

  在电影《湄公河》的发布会上,已经第三次合作的导演林超贤和演员彭于晏,熟稔地开着彼此玩笑。彭于晏控诉拍林超贤的戏太辛苦,每部戏都被“虐得很惨”。

  在和林超贤合作的前两部戏中,拍《激战》,彭于晏锻炼出了一身体脂几乎为零的腱子肉,为此吃了好几个月的鸡胸肉和蛋白,并经历了不少高强度的拳击动作戏。而拍运动题材的电影《破风》,骑自行车骑到“全身都破了,心里在骂导演,忍住怒气拍完整个电影”。这些经历在彭于晏过往的采访中被反复地书写,也成就了彭于晏很能吃苦耐劳的品格定论。

  最后在主持人的总结下,彭于晏被冠上了一个“抖M型”男演员的称号。所谓的抖M指“在被‘虐’过程中获得快感”。

  虽然嘴上吐槽着导演的魔鬼风格,但当林超贤递来《湄公河》剧本时,彭于晏几乎没有犹豫就欣然答应了。而决定接下这个“临时而来”的本子,一是因为和导演合作久了有默契。二是因为真实案件改编的题材可遇不可求,他很喜欢,还可以去一趟金三角湄公河。第三个原因很简单,刚好那段时间他有空。

  这么看来,彭于晏的确是抖M无疑。他近年来大部分电影作品,在不少人看来都拍得相当辛苦。但彭于晏并不这么觉得,他津津乐道于每一部作品拍摄期间每一件在旁人看来很“艰苦”的事情和细节,并以之为乐。

  因为在《湄公河行动》中饰演卧底金三角的探员,需要拍不少枪战戏。彭于晏提前一个月找了老师训练枪法。每天定量一盒训练,但他往往要自掏腰包再买上好几盒练习。他还异想天开地想要带一把在身边“培养感情。”不过客观条件并不可能让他随身带,于是剧组一比一做了把仿线小时挂着这把枪,进到一个房间都要模拟一遍怎么观察地形,怎么蹲,怎么隐蔽,怎么找最好的角度。甚至他还认真地琢磨了很多电影里杀手把枪藏在枕头下的细节,最后得出了如果放枕头下太危险,还是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比较好的结论。

  这几乎是自称体验派演员的彭于晏拍戏的常态,为了拍《翻滚吧,阿信》,练体操两周学会空翻并能站稳,连培训专业教练都忍不住赞他“这个年轻人,不错啊,还以为不行呢。”拍《破风》真正爱上了骑自行车,甚至为了《分手合约》中几个几秒的切菜镜头,每天跟着酒店厨师练切菜洗菜。演冲浪教练,就每天和教练早上五点半去练冲浪,持续练了六个月。演海豚训练师,就认认真真喂了好几个月的海豚,天天在那刮鱼鳞。

  当看到记者露出“天啊,这样好辛苦”的表情后,他马上解释,这很有趣啊,“你都不知道海豚要吃多少鱼吧?鱼里面还要塞维他命,这个没有人知道吧?”尽管这部电视剧拍完了好多年,但彭于晏依然语气里满满小得意地跟记者科普,“海豚最喜欢吃的是青鱼,一条海豚其实比一台法拉利还贵,它们很容易生病。”

  他不厌其烦地复述着这些琐碎的细节,让记者都有些不忍去打断。“这些细节,让自己觉得我很像(电影中的角色),这样就说服自己多一点。因为也没有别的事做,就尽量去多做一点,因为喜欢嘛。体验的过程是真的很好玩的,我就喜欢那个过程,其他的都不重要,这个才是当演员最过瘾的。”他说。

  每个角色都要去体验一遍,拍一部戏练就一个技能的男神并不是只有张震,彭于晏也是。这在讲究效率的速食时代似乎是个辛苦的笨方法。但彭于晏并不这么认为,“每一次访问大家说,你为什么拍那么辛苦,我说还好吧,我练的时候当然辛苦,但是我不这样练,最后会对不起教练,对不起这个团队,你拍一个体操选手,你出来就像演的,那不行,我得把自己练成像一个体操选手,这样才对得起真正的体操选手。”他说,“我不是一个天才,一来我就很会演,我也是一步一步学,我算是比一般人运气好,也比较耐操。”

  大多数接触和采访过彭于晏的媒体同行,对他都给予了很不错的正面评价,人很亲和而且配合度高,总而言之是个不错的采访对象,这也是大多数港台艺人拥有的良好职业品质。

  采访过他的记者S说他是那种拍杂志,明明条件恶劣,还会按照要求爬上钢管顶着夏天酷暑汗流浃背的拗造型,拍完照还要下来一一和工作人员致谢道声辛苦了的艺人。

  这样的采访对象,应该是百无禁忌的。但在采访前,记者却得到工作人员关于提纲调整的建议,她们谨慎地表示,关于低潮期这段经历是否可以在采访中被淡化,甚至不要问及?而原因是这段经历其实已经在各种类型的采访中被反复不断的挖掘和书写过多次,这件事实在已经过去太久。

  和前公司发生合约纠纷而被雪藏的这段经历,被认为是彭于晏演艺生涯重大转折节点。在这之前彭于晏是偶像剧小生,拍了不少偶像剧。后来随着偶像剧辉煌退潮进入了冰河时期,他也曾在男偶像集体进入内地拍片的浪潮中,凭借着几部古装偶像剧,激起过一阵水花。而后他碰上了合约纠纷,被雪藏被冷落。心灰意冷的时候想过退出娱乐圈帮妈妈经营餐厅。

  在“失败乃成功之母”的刻板教育思维之下,如果硬要按图索骥刻舟求剑地去找彭于晏现在取得不错成就的契机,那这段所谓的“低潮时期”可以被认为是诱发他后来“成功”的关键之匙。毕竟我们能在太多的访谈中看到,彭于晏确实在低潮期时碰上了林育贤,碰上了《翻滚吧,阿信》,后来又是怎么花了几个月的时间锻炼身体又是怎么艰苦地训练体操,后来又是如何通过这个角色逆袭了,连带着把自己也塑造成励志范本。

  但其实,对于亲历者而言,失败这件事情,本身可能并不是那么具有诗意可言的。大概很少有人知道,彭于晏曾经出过一张唱片《非爱不可》。当然,和所有“一片歌手”一样,结果并不怎么好。“之前的公司说我舞感觉不错,那我也想要成为唱跳天王,我也想红,但失败了。”提到曾经短暂的歌手经历,他自嘲道。

  六年前,他还并没有那么收放自如,记者S在彭于晏来内地宣传EP《非爱不可》的时候接触过他,“那时候的他人很礼貌,很有教养。但是还是不敢多说话,很像偶像那种被经纪公司管的死死的偶像,感觉有点怯。”

  六年后,当采访中途我们撤掉了摄像机,你能感觉到他开始松弛下来,微微倾在沙发靠背上,“有机器和没机器访问,是完全不一样的哎。”他突然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就像演戏,有机器在拍的时候,我又会演的不一样。以前拍戏就想最好看的一面被人看到,这个角度好看。可是后来发现没有人看,所以才开始走肉体。”虽然最后一句被他茬成了玩笑,但他没有回避曾想退出娱乐圈这段经历,“如果没有戏拍,没有导演找,就不当演员了,做演员的人都会有这想法,演员其实很敏感的,很空洞的。”

  提到以前拍的偶像剧,他的语句常带着调侃“拍了不少偶像剧,但你们肯定很多都没看过。”“我从来都没演过白马王子啊”。转头又假装一本正经,“我想继续当小鲜肉啊”。虽然都是些开玩笑的语气,过去的阴影似乎影响犹在,但他也否认把过去的这些都归算是失败,“其实也不能算是失败,应该说是我不够努力。” 这是一句带有自我鞭策意味的总结。

  “乔丹有句名言是,他能接受失败,但不能接受放弃。我如果没有记错的线年的时候,才拿冠军的,他中间没有放弃,一拿就拿了六个,三次三次,中间他爸爸希望他打棒球,他就去打了两年,多厉害。”他说。

  他还请到了“他的女神”参拍了mv,那时候告诉他,拍戏太辛苦了,建议他当个唱跳偶像,比较轻松,市场还比较大。“那时候我比较辛苦,她就鼓励我,但我说没关系,我后来还是选择拍戏了。”

  对彭于晏的人生影响很深的外婆,曾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指着成龙和周润发对他说过,男人,最重要的是要努力。这句话在若干年后,很大程度上成了彭于晏事业轨迹最贴切的注脚。尽管努力可能在很多语境里意味着不够讨巧,就像彭于晏屡屡提名入围,却很少拿奖,这件事在不少人看来怎么都是遗憾。但他本人却把拿奖跟努力再次挂钩,“拿奖一半是运气,一半是努力。你可以努力做一件事情,把它做好,也不容易,你努力做好一件事情的话,其实也很了不起。叫我努力型演员那也不错,至少还有人称我是演员。总比不努力的演员好吧?”他说。

  相比前两部和林超贤合作的电影,《湄公河行动》已经相对轻松了。除了几场比较大的枪战戏,彭于晏这部戏里多了不少的文戏。但没有动作戏并不意味着压力会减轻,在电影中彭于晏有好几套易容装扮,在特效化妆呈现下,他看上去像又有点不像彭于晏,这是彭于晏和导演几番讨论后想要的效果。

  和林超贤的三次合作,两个人的已经有足够的默契到互相知道对方喜欢和需要的是什么。“导演和演员,永远都在拔河,怎么样让导演很喜欢你,就慢慢的把他拉过来,做你想做的。但如果你还没有到那个火候的时候,你就是听导演的,尽量满足他们心中的角色,做到他们心中百分之百的样子,甚至是超越他的要求。”

  和林超贤第一次合作拍《激战》的时候,导演本来准备了替身,想说等到彭于晏打到不行了就换替身上,结果替身拍了一下下就累到不行了,最后,竟然变成了彭于晏在替替身打。

  拍《黄飞鸿》,合作的是动作领域的大佬洪金宝、元魁,有一场动作戏需要他从三楼跳下来,虽然有威亚,但彭于晏都没怎么考虑就答应上了。结果上去三楼一看脚就麻了,也只能就这样跳了。直到后来导演说你可以找替身,他才发现原来他可以找替身。“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任何人问我你可以不可以,我都先说可以。”他说。

  《寒战1》里他只有三场戏,但他却给角色设计了好多小细节,结果你们也看到了,他从《寒战1》演到了《寒战2》。而在第二集的结尾,受了严重枪伤的彭于晏竟然还没有死,而这可能也意味着他还将在接下来的续集中出现。

  这么拼命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我现在也只有演戏了,我要小心经营,要好好拍戏。我的工作的机会是通过我的每一次拍戏建立起来的,因为我没有大公司或者老板,没有机会。我可能就是做口碑的。”

  在林超贤看来,彭于晏是一个很不一样的演员,当初他找到彭于晏拍《激战》是因为偶然间看到《翻滚吧阿信》,知道了这个演员为了一部戏花了一年的时间。“现在大家都做很多很快的事情,一年可以拍很多电影赚钱。但是他不是这样的,他花几个月的时间去训练,再花几个月的时间去拍一个电影,(本来)可能半年他可以拍三个电影的。这是他比较好的地方。”

  直到现在,彭于晏拍戏还有一个默认的规矩:不轧戏。就算是去年他以劳模之姿拍了四五部电影,但也只有因为档期临时改变,《湄公河行动》和《悟空传》的时间重叠了几天。

  明星艺人动辄轧剧,两个剧组来回跑,大量使用替身的现象早已不是新闻。艺人们更愿意花时间去录制短频快但又能带来天价酬劳和瞬时人气的综艺节目, 能做到像彭于晏这样任劳任怨花好几个月去枯燥地练习的算是不多,而他的这些笨方法都来自于他对自己的清醒认识和规划。

  “如果我花时间做真人秀,我会害怕我两边做不好,我不是一个天才,一来就很会演,我也是一步一步的学,从拍偶像剧开始慢慢走进大银幕,每一部戏慢慢学。我是这样才有一部一部的机会,如果(去分心做别的事情)会不会我喜欢的东西就不再有了?”

  一部一部的拍戏,一步一步的赚到机会,这是在“真看真学体验派”和“失败意味着是你不够努力”的教条之外,彭于晏信奉的另一个办法,虽然在市侩的时代,这个方法有些不够精明取巧。

  抱持着这样的想法,彭于晏对于送达到自己面前的机会似乎全盘接收,这几年在电影上很高产,但票房好的坏的口碑两极分化的表现都有。量产是件好事吗?“其实量产也不是那么光荣的事情。”他也很清楚。但至少他在意的一部一部累积的数量上去了。所以尽管这几年他接连演的几个角色都多少有被质疑是否同质和重复,彭于晏乎都没有拒绝,

  作品井喷,挑大梁的作品有,但更多时候,我们看到的彭于晏都是在给影帝们做配角。很多演员们颇为在意的角色、番位问题,到了彭于晏这,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市场希望你在电影里达到那个功能就好了,我现在这个年纪也没有办法让大家看到一个这么适合去挑大梁的电影,在我的身上。和自己的偶像拍戏不好吗?他们在表演上会给你看到很多不可思议的地方去学习,我的人生积累没有像他们这么丰富,但我尽量在我这个年纪做到最好就行了。”

  又是一个对自我定位和时势思考很清晰的想法,或许彭于晏真的是个非常不错的商人,有时候掂量清楚手上的筹码,比好高骛远去够不切实际的目标更重要。

  黄晓明曾经开玩笑似地说过他这一种类型演员的困惑,当他们被认为是偶像派的时候,市场和看中的是实力,而当他花了数年时间努力想要往实力上转型时,这已经变成了一个“看脸的时代”。

  偶像出身,现在专注于电影领域多年的彭于晏似乎颇有同感,“当然我也有经历这个,也是这样过来的。但我觉得可能还是要有作品,我会喜欢艺人,不完全是他的外表,还是因为他拍的戏,他的魅力。电影是要大家付钱来看的。我自己看电影,喜欢那个演员,我会愿意去看,所以我希望我自己尽量做到这样。”这或许是彭于晏的“生意经”里对市场对观众口味另一个层面的思考,

  因为《激战》、《破风》等几部动作热血电影的成功,“露肉”和“好身材”成了一段时间里辨别彭于晏最简单直接的方法。甚至有女观众看完电影后,惋惜彭于晏在《湄公河行动》穿得如此多,竟然没有脱。

  对于身材的过分关注,彭于晏最开始也会有些负担,但观众和媒体“讲多了也就习惯了”,“其实我现在的身材不好,很肥哦,”他有些恶作剧式的自我嘲解道。记者很认真的“恐吓”他,“那这样恐怕会流失掉好多女粉丝吧……”

  “不会啦,要练还是很快就练回来的。观众朋友们有时候意见都是很可爱的,我会愿意接受的,你们期待下一部我演一个大胖子。”他立马补充。

  “不如我和晓明哥去演个偶像剧吧?最近我看了《釜山行》,以前拍电视剧的话,我拍过魔幻玄幻的,但电影没有,可以尝试一下?或者是恐怖片,我要演鬼,这才过瘾。或者是黑色喜剧?”就着观众想看“肉体”的意见,我们发散式的聊到了彭于晏自己想要尝试的角色这个话题。

  记者提醒他,可能现在中国电影里不那么容易有真正的鬼。他干脆大咧咧的建议,“不然,你们新浪帮我做个调查吧?看到底观众想看我演什么样的角色?恐怖喜剧片要不要服呀或者是演小鲜肉,爱情片,和晓明哥,要不要服?”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